•  无碍?莫非是容少卿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 宋珂瑶这般想着,却是眼尖的看到了一旁的药,黑乎乎的似乎还冒着热气,随即看了看容少卿的脸色,竟然是一脸的古井无波。 “少卿,你该喝药了。
  • 没有谁预想自己是要单身一辈子的。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我曾爱过,失去过,也成功过,周围的陌生人也很和善。这很明显,我已经享受了单身生活的安宁无忧。我也从来没有介意过。或者是,我意识到,我不是特别介意。但是现在我开始介意了。去参加晚宴,总有那么一些时刻或是那类问题:“为什么你没有同伴?...
返回顶部
关闭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