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那年雨蒙蒙》

短篇小说     阅读数:[0]     2017-06-08 21:20

《初见那年雨蒙蒙》
清歌墨漪
简介:
   青春牵扯出来的缘分,是一朵开不败地花,奈何,却经不起时间的折磨……
  林楠与妍嫣,本只是那尘世中地普通男女,奈何,缘分使然,让她们在不经意中相遇,却又让她们在不经意中一起经历分离……
  一本书牵扯出来地缘分,让她与他都似已无处可逃……
   六年后,当命运让她们再次重逢,爱的火花似在不经意中擦出,奈何,身份地悬殊,门第地落差,家族地企业,让她们一次又一次的渐行渐远……
  
妍嫣:六年前,她是一个对感情充满向往的尘世女孩;六年后,她的梦已被她自己破为虚无……
林楠:他不擅长于表达自己的感情,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让他从不轻易的对谁说出“爱”这个字……
他与妍嫣之间有着一段不算初恋的初恋……
落别:他与妍嫣之间没有所谓的爱情,甚至没有感情。
 前篇  妍嫣,做你自己就好(友情篇)
  我和锁菁狠狠地吵了一架。那是我们有史以来吵得最凶的一次,宿舍里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敢说话的。
  第二天,早读课的时候,樊欣拿了本英语书偷偷地转了过来:“要我说,你和锁菁之间真不像是什么朋友,倒是比较向主仆多一些,大抵上,她喜欢用你,你也喜欢被她用,自然而然也就习惯了。”
   我听着她的话,差点将手中的书扔到了地上去。
  “樊欣,你不是一向都站在锁菁那边的吗?现在怎么倒光明正大的在我面前议论起了她起来,就不怕我跑过去告诉了锁菁,破坏了你们二人之间的感情。”樊欣没有说什么,只笑了笑。我想:大抵上她也应该是知道的吧,这样子在背后议论自己的朋友,总归是不太好的。
  好一会儿,她才终是有些呐呐地开了口,声音中不经意地带了些多愁善感:“我们为什么总敢在父母面前肆无忌惮的放肆呢,那是因为知道在外人面前,父母永远会给我们留面子,可朋友不会。”
  樊欣的话似驴头不对马嘴,却一针见血,戳到了我内心最深处,我抬起头,眼神开始变得有些迷茫,呐呐地:“为什么…这世上…就没有了…一种,可以让我们彼此间都能够坦诚相待的朋友了呢?”我透过她,望向了她的身后,眼神里却瞬间没有了任何的聚焦处,终于,我不经意的问出了一个心中一直想问,却又不太敢问的问题。心中坎坷。樊欣摇头:“不知道,小时候,我们大家都想要找一个合自己心意的朋友,最好是那种可以完全受你控制的朋友,却忘了公平;长大了,我们也都在成长中开始变得彼此猜忌,才知道,原来,那个纵使愿意受你控制的朋友,心里头,也总是有那么一点厌烦与害怕你的。”我眼神依然迷茫,似是感觉樊欣说的人就是我,人有的时候,总是这样子的,喜欢自作多情。明知道樊欣只是打了个比方,却偏偏还要去固执的认为,她口中说着的那个人,就是我。
  末考在即,我和樊欣都忙于了复习中去,作为学生,樊欣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她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也是同学眼中的好榜样,可她却不是一个很好的朋友,骨子里似乎总是透露出了些自负来。这一点,让我不是很喜欢她。
  下午的班会课上,班主任为了鼓励我们,让我们每个人将愿望都写到一张纸条上去,并贴到那桌子的右上方去,我咬着笔,犹豫了一下,在纸条上写下:将来,我想要当一个作家。
  樊欣忽地又从后面转了过来,看见我写的字条时,不禁差点笑出了声来:“妍嫣,就凭你还想当什么作家,从小到大,你有作文上过榜吗?”樊欣的话使得我不得不自卑的低下了头去,我知道,我的心中正有一团怒火在燃烧,可我依然知道,我不能发,因为,我清楚的明白,如今的我,没有资格。
  班上静静地,似是每个人都在嘲笑着我的不自量力。
   其实,我心中是明白得很的,樊欣并不是要这样儿有意的中伤我的,她向来直接惯了,可是她的无意却还是对我造成了更大的嘲讽,我望向她:“樊欣,你知道这世上,我最讨厌哪两种人吗?”
  樊欣望着我,摇了摇头,面露疑色,那时,我并不知道,她是故意的。
  我说:“一种,就是只会一味装无辜的人;另一种,”我望向她:“就是,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那类人。”樊欣没再说什么,只问:“妍嫣,还记得昨天你和锁菁吵架的内容吗?”我不禁有些疑惑了起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又听她道:“妍嫣,其实我看得很清楚,你是个野心很大的人,可你又很自卑,和锁菁这样的人交朋友,一开始,也许,绝非你所愿,因为那样,你好像永远都活在了她的光环之下,可是,时间长了,你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她,因为,那样的话,你说不出口。”我望着她,樊欣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可聪明到这程度,绝非我所愿:“樊欣,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很嫉妒你的。”这一刻,我的眼神清澈如水,“只是你却又不愿意承认你对我的那种嫉妒,因为它会使你妒火中烧。”她顺着我的话接了下去,我顿觉无地自容。
  有一种完全要被看穿了的不自在。
  一年后。
  “妍嫣,做你自己就好。”那是毕业典礼上,樊欣在同学录上给我留下的唯一一句话。却顿时使我泪湿眼眶。
  不禁回忆起,我与她相识的那一番场景,友情的廉价,我一直都知道,只是终其一生,我还是在追求。
  第一次,我从心底里有些接纳了这样一个似有些特殊的朋友。

——青春的花火似总在不经意间,留下那一份不知所谓的缺憾。
正文。
  第一章  初见那年雨蒙蒙
  我与林楠的相遇已然是在六年后。
  ……
  毕业后,我没再考研,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待在了家中几日,偶尔,听听音乐,变着花样儿的烧几样菜,哥哥问我:“你就准备这样一直浑浑噩噩的下去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儿,挺好的。”
  其实,我知道,我说的很违心。
  他笑,笑声中带了几分正经,望向我:“是很好,可你会用一辈子来替它陪葬。”许久,他终是抬起头,望向我:“一个女人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事业。尤其是向你这样的女人,妍嫣。”我知道,那是亲人才会拥有的神色与警告。
  哥哥的话,我思考了很久。
  第二天,我到报社,找到了一份还算凑合得过去的工作,顺带地还认识了几个工作上的同事。
  下班后,妈妈说今日里要带我去下馆子,说是要奖励我终于开始学会自食其力了。
  馆子里。
  “妈,这混沌真好吃,你吃吃看。”我打趣了一声,有些干涩地道,顺便连带着用勺子舀了一个放进她的面碗里。顿时,面和混沌,似是有些显得不太协调。
  她看着我有些再平常不过的动作,没说什么,我天生就是不太善于观察的,自是没看见她咬着混沌的时候,是一小口一小口咬下去的。
  “妍妍,你就准备一直这样在报社中待下去吗?”她喊着我的小名,问道。
  我摇摇头,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是那个整天只会做白日梦的孩子了:“先这样干着再说吧,晚上,我也会凑出一部分时间,赶一些稿子出来的。”
  我知道,对我这样一个天生比较喜欢虚浮的人来说,脚踏实地并不太好受,可是,我知道,除了这样,我别无他法。
  第二天午休时间,我从报社里出来透口气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让我瞬间呆住。
  辗转反侧似昨日。
  初见那年雨蒙蒙。
  他是我在高一那年补习的时候认识的,第一次遇见他,我并不知道,她是老师的孩子。
  “很脏哎,为什么还要捡。”
  “我习惯了。”
  那是我们第一次对话。
  再见面的时候,他已然要离开。
  那天,他离开的时候,来这里收拾了很久,可最后,我还是望见了有一本书被他收拾的遗落在了角落里,当下,也是没有心情再去考虑太多了,只知,心下掠过一丝着急,后再没有什么顾虑,当即,便从那办公桌的角落处拿起那本被遗忘掉了的书,直直地向外追了去,这一追,我就已然追到了那机场中去。
  一路小跑,却终是有些气喘吁吁。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如果够冷静,够理智,怎么说,也会有比当时更好的选择的。
  可人生哪来的如果?
  茫茫人海中,我终是没有寻见他,他却似已然看见了我,转身,内心终是有一些放松了下去,一双眼睛浮似透明,许久,终是露出一丝微笑:“林楠,你的书,忘记拿了。”我将手中拿着地书本向他递了过去,那一刻地笑容,明媚如初。
   他伸手接过,却不忘道那一声:“谢谢。”
    我偷偷抬头,试图看向他。那是我第一次想要记住一个人的样子。
    人生过客,匆匆如此。
    雨早已打湿了我的头发,可我却只是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他已然远去的那抹背影……
    我就那样无声无息地卷入了他来去匆匆的世界,而我的世界,却本来是不应该…有他的。
    可那时,我并不知道,当我要用一段刻意的旅程去追随他的时刻,而他,却注定,也要用另一段人生来探究我的一切。
    “小嫣。”他叫出了一个让我既熟悉却又已然陌生的名字。
    我笑颜似初:“先生,我叫妍嫣。”
    往事如昨,一一浮现我眼前。
    他望着我的眼睛,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羞涩的有些冷漠的男孩。
    “六年多的时光,你变了很多。”他说。
   “六年多的时光,你也变了许多。”
   我同样那样地答复了他。
   花花草草,一瞬逝色,周围的一切终是因那六年地点缀而变得不再一般。
第二章  董嫣
  “你变了。”
  “你也一样。”
   ……
  晚上下班的时候,突然下起了一场雨来。我有些始料未及。
  被雨淋着的滋味自是不大好受的,苦恼时,他好像是那么突然的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起走吧。”
  人,还是那个人,可对我来说,却又已然不是了。
  我望着那个被它用来撑我与他的伞时,心中不知作何滋味。
  望向他,一双眼睛在瞬间变得有些凌厉。
  “别告诉我,这是巧合。”
  他摇头:“不是巧合,是我的刻意。”
  “你承认的倒很干脆。” 我似是有些释然。
  他没接我的话过去,而是望着这一场凭空而来的雨,有些感慨地道:“妍嫣,还记得那年,你跑到机场去给我送书的时候,也是下的这样子的一场雨。”
  我笑了笑,笑声中似带了一丝自嘲:“原来,你还记得。”
  他望向我的侧影,有一些难得的深沉:“可你,倒好像已经忘记了。”
  “没有,只是有些淡却了。”我有些干脆的道。
  林楠望着我,许久都未曾说话。我想,这样子的我,他应该会敬而远之的吧。
  “妍嫣。”他似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可又好像有些难以启齿。我摇摇头,露出一份由心而生的微笑,不知何时,他竟也已学会了吞吞吐吐,顿觉有些不可思议。
  “人都是会变的吧!”
  他似是有些看出了我眼睛里的不可置信,许久才终是说道:“妍嫣,我想邀请你,明天晚上和我一起出席一场宴会。”
  “林先生,你是在邀请我做你明天晚上的女伴吗?”我问。
  “是。”许久,他才终是点头道。
  “那我是以什么样的身份陪你去出席这一场宴会的呢?”
  他摇摇头,终是有些木呐了地道:“不知道。”
  “不知道?”我有些震惊的看着他:“林楠,别忘了,女人都是很注重名分的,尤其是像我这样子的女人,我妍嫣不是什么所谓的电影里的主角或配角,如果你想要利用完我掉头就走得话,对不起,我很抱歉。”
  他望着我,同样有些震惊。
  “妹妹,明天公司有一场宴会,你陪妈妈一起去出席吧。”我瞬间有些目瞪口呆,不相信世上有这样子巧合的事情,一夜辗转难眠。
  一大早,我被外面的声音吵的再睡不着,起床,没办法,我同报社请了一天的假期,陪着爸爸妈妈一起收拾。
  夜晚降临的时候,总是那样子的不经意,忙碌了一天,头也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可没办法,我知道,我还是得代替哥哥去出席这一场宴会。
    星辰的繁华相遇总在一瞬间,林楠用他有些特殊的方式,让我再一次的与他相遇,却也只是相遇。
  ……
  “来,妍妍,这是落别。”妈妈拖着我来到了这里,我突然有些明白了她举行这场宴会的用意。
  “你好,久仰大名。”我举起酒杯望向他。
  “你好,想必这位就是董嫣小姐了吧!董氏家族的千金果然名不虚传。”
  他也同样用他的绅士风度来答复了我,不得不说,他不仅是个很好的商人,还是一个很好的绅士,怪不得会成为这商场名媛的“万人迷!”我在瞬间明了。
  ……
  今夜,没有雨,只有星星。
  我坐在天台上:“林楠,可以陪我一起看一次星星吗?”
  我享受着这一刻的放纵。
  “妍嫣,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问吧。”
  “你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董氏千金的?”
  “这重要吗?”
 林楠没有说话,我却已经猜到了答案,他用他所谓的沉默拉远了我与他之间已然有些变近的距离。
  “不过都是一场交易罢了!”
  “交易?”
  我没再说话。
第三章  订婚(上)
 “今晚的星星很美。”我说。
  他却依旧是那样沉默地抬头仰望天空,固执的不愿意再望向我。
  看着那漫天的繁星,心头似突然涌上一些感慨,一脸迷茫中,我终是有些呐呐地道:“林楠,谢谢你肯愿意陪我一起来看星星,你知道吗?”我转过头去望向他,嘴角边也终于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我从小就有个愿望,可以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那样,当我抬头看星星的时候,至少不会再那样子一个人孤单地流着泪,于是,长大了,我也就希望我的恋人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陪我一起看一次星星,弥补我曾经在心理上的那份缺憾。”一滴泪在瞬间不经意地落下。
  他望向我的侧影:“不要说谢谢,妍嫣,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永远都这样陪你一起看星星的。”
  我笑,眼神中似有些闪烁:“这世上没有永远的。”
  “妍嫣,你见过流星吗?”他望向我,问道。
  “流星?”我似有些迷茫:“那是天上的陨石,岂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见到的。”
  浮华盛世,繁星用璀璨点缀的夜晚,让我与他只是一瞬间的相逢。
  那一刻,我并不知道,当他在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地时候,而我却已然是离他越来越远……
  那一夜地分别,竟也已然是我要与他的诀别。
  第二日,妈妈便要我与落别订婚。
  沉默中,我还是答应了。
  那日哥哥来我的房间找我,他问我:“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笑 ,笑得似有些自嘲:“没有想好又能怎么办?董落两家是注定要联姻的。”
 他将手抚上我的肩膀,望着我额前的流苏,说道: “妍嫣,可是你想过没有,不建立在爱情基础上的婚姻是不会有幸福的。”
  我沉默良久,如果可以用爱雕刻时光,那这世上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利欲熏心了。
  这世上所有的爱情在家族利益面前,不过都是微不足道罢了……
  许久,我终是将他的双手从我的肩上拿开,转身:“哥哥,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哥哥。”
  “只是哥哥吗?”他问。
 “是的。”
 “为什么你的回答总是这么干脆呢,妍嫣?”
“因为长痛不如短痛,我厌烦了犹豫不决。”
  他没再说话,只是那样默默地转过了身去,可我却已然知道,我残忍的伤害了一个一直以来对我默默倾心付出的男人,可我们始终都是名义上的兄妹。
  订婚前夕,林楠来了,许久未见,他似是疲倦了许多。对于他的到来,我始终是感到有那么一点的惊讶的。
  也是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是哥哥的老同学,也是如今董氏的一员。
  心中的一切终于明了。
  我望着他,嘴角边始终带着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来了。”许久,终是我先开口望向他,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选择和那样一个人结婚,妍嫣,你明明一直爱的都是我呀!”他的声音中略带了一丝沙哑。这是我从来都不曾见过的他。
   我听着这个已然有些迟到了的爱情,心中不经意的划过了几抹悲伤……
  爱,当他终于将那个“爱”字说出口地时候,一切却都好像已然迟了……
  恍惚中,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世上的爱情,最终都经不住两个字:现实。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我对林楠似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那份感情,就连我自己看得也不是太懂。
  “林楠,有些事,终究是我们不能左右的,你和我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有所交集的。”我试图劝解他放下。
  他好像不曾听见我说过的话,像个孩子一样有些激动的拉住了我:“可你是妍嫣啊!”
  我低头,眼中闪过一抹连我自己也有些看不懂的情绪:“在这里,我只是董嫣。”将他从我的身边推开:“林楠,对不起。”
  低头,却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
  “妍嫣,你固执的将我从你的身边推开,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躲避爱情。”
  我知道,他说的是没有错的。
  转过头,一张脸庞上再次明媚如初:“那又怎么样呢?林楠,别忘了,我是一个现实的女人,如果可以用联姻来让董落两家换取利益,我是绝对不会有所迟疑的。”
  他发愣许久,终是用那有些疲惫的神容望向我:“妍嫣,有的时候,我宁愿你从来不曾变过。”
  我似感觉到一阵可笑:“可人总是会变得,林楠,走吧,你还有属于你自己的那条路要走,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中都不应该只存在于爱情。”
  转身。我与他之间终是再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这条路,我走过许多回,却唯有这一回,是最过心酸不已的……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一个洒脱的人,当我要在爱情与家族利益面前二选一的时候,我永远的选择都只是家族的利益。
   那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承诺……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
第四章  订婚(下)
    “你爱落别吗?”订婚宴上,樊欣问我。
   我抬起头望向屋顶那片房梁,眼神中似是有些闪烁,心中叹息一声:“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这世上的情爱又有几个能说得清楚了呢!”
  樊欣沉默许久,才终是望着我,说道:“妍嫣,无论如何,我还是要祝你幸福。”
  她的声音淡淡的……却让我抬着的头有一瞬间地发愣,一双黑色的眼眸中似闪过了什么一般:“幸福?”
  ……
  樊欣忙完这一切,才好像是终于想起什么来,转过头,明媚如初的脸上增添起一抹疑色:“妍嫣,”我转过头去,她一双眼睛里不知何时竟已似有些迷茫:“你真的是董氏家族失散多年的女儿吗?”
  她的口气依然很淡。
  往事如昨!
  “董太太,我知道你想要领养一个女儿,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与您达成这一笔协议。”我望着她的脸色,不曾有丝毫惧色。
   那时,我已然知道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她望着我的神色,眼神凌厉,嘴唇边却浮起一抹让人看得不是很懂的神秘笑容,望向我的眼睛,问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就一定会选你呢?”
  “缘分使然。”
  我同样望着她的眼睛,未再言语,只那一双眼睛静静地瞧着她。可我知道,我已然赢了。
  仅这四个字!
  只是在外人面前,我却还是妍嫣。
 “可我的先生未必会接受你。”许久,她像是有些突兀了地道。
  我笑,笑容中是满满的自信:“他会接受我的。”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自信?”她疑惑地望我。
 “因为他同你一样,是一个生意人,于他有利的筹码,他却断然是不会拒绝的。”
  回过神,一张脸上终是慢慢的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似有些自言自语:“不是。”摇摇头。
  “那又如何会是……”樊欣似更加疑惑。
  “她没有女儿,于是,我便与她做了一个交易。”我接过樊欣那还没有说完的话,直接道。
  樊欣将手中拿着的茶盏,失神打落在地,望向我地时候,就好像从来不曾认识过我一般:“为了权势,为了利益,为了梦想,你甚至已经出卖了亲情,妍嫣,有的时候,你真的是很残忍。”
  我看着她,终是慢慢地转过身去,闭上眼睛,道:“友情,爱情都可以拿来做买卖,为什么亲情就不可以?”
  “因为你们血浓于水。”这一句话,她说的很是激动,几乎快要吼了出来。
  “可我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的。”
   这一份亲情,我始终都是有些摸不透的……
   窗外的叶被风吹落了下来,我与樊欣静静地站在那里。
  这是久别后的重逢,却让我们所有人都未曾料到。
  “落别,不要爱上我。”这是订婚后我对落别说的第一句话。
  他却只是那样表情淡淡的望着我,道:“妍嫣,对我来说,你只是董嫣。”
  我笑,笑声中似带了几分明了,也有了几分放松:“也是,我既不出众,也不优秀,你娶我,”抬起头,望向他的眼睛:“全然只不过是因为我地身份罢了。”
 “你明白就好。”
  ……
  阳台上,我抬头,仰望
  今夜那片星空,
  回忆起曾经的过往……
  我却只能对着那漫天的繁星
   最后说一句:
   林楠,再见。
                                        (林楠篇。)
 后记  释怀(亲情篇)
    “哥哥……”我收起思绪,望着这一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熟悉身影,有些惊奇。
  心中顿时不知该作何滋味……
  “小嫣,那日,你和樊欣的话,我都听见了。”
  一抹紧张划过我的思绪,低头:“哥哥,对不起,我很抱歉。”这一句话,我说的很是嗫喏。
  他却只是那样的转过身去,眺望远方,一双眸子中似不知在何时已然染上了一抹我看不懂的情绪:“嫣嫣,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无论你相不相信,在爸爸妈妈的眼里,你一直都是她们的女儿。”
  仅这一句话,顿时,就已让我泪湿眼眶。
  想起那一碗面和混沌……
  爱这片天空,我似终于寻到了一抹,无声无息……
  “叫我董嫣吧!”许久,我才终道……
 结局:物是人非事事休
  我如愿嫁给落别,也如愿达到自己一直以来所希冀的东西。我向来是这样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可如今,我却感觉不是很开心。
  从一开始的包装到多年以后的小有名气,一路走来, 有艰辛,却也有甜蜜。
 只是有些东西注定是逃不脱地,就比如我与锁菁的相遇,是必然,还是偶然,谁也说不清楚。
  “妍嫣,你得到了今天的这一切,感觉幸福吗?”
  “能够让许多人都羡慕了我的生活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了说不幸的资格了。”
  “可你没有感觉,如今的你,为了成功,已经失去了太多吗?”樊欣问我,事到如今,我邀请了她做我的助理。
“为什么选我当你的助理?”
“因为当所有的朋友都不再是完全真心待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那个对我还有一点真心的朋友,至少,那样,我可以将伤害自己的成本降到最低。”
  樊欣没有说话,很久才呐呐地望向我道:“你变得世故了。”
  我微笑如初:“你不应该说出来的。”
  庆功宴上,我望见了那个身披白毛狐裘的锁菁,她望着我笑了笑:“想不到,时至今日,竟是我输了。”当年的那段往事早已在我心中平复,举起一杯红酒,望着她的脸庞,她脸色苍白的向后退了一步:“为什么时至今日她竟是已经开始有一点怕她。”
  我笑,仍是举着手中的那个酒杯,红酒倒映着的血色似是她当初望向我的血色,我知道这是对一个人最好的报复:“锁菁,时至今日,我要谢谢你,如果当初没有你那样的刻薄,就不会有时至今日功成名就的我,是你,用你那所谓的刻薄造就了我。”
  如今,我已然知道逃避不如坦白来得直接,至少那样,还不太会让人生出厌烦来。
  “你不恨锁菁吗?她曾经那样的伤害你。”樊欣走过来问我,一双眼睛却是再已没有望向我。
  我望着锁菁的背影,目光锋利:“你觉得,我是应该恨她,还是讨厌她。”
  樊欣没有答应,只道:“妍嫣,我记得我曾经好像送过你一句话:做好自己就好,可时至今日,我想,这句话,我是应该收回去了,因为,你真的是已经做得很好了。”
  “樊欣,在你面前我是妍嫣。”我试图用感动打动于她。
  “可在你面前,我却已经不再是樊欣了。”
  她用一句话隔了我与她的距离,十八岁的记忆,封存至今。已经彻底结束。
  有些东西是永远没有结局的。
锁菁篇:
  “害怕吗?”她恶狠狠地盯着我,说:妍嫣,你有什么资格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说起来,我的家世比你要好一万倍,而你,只是一个可怜的寄生虫罢了。如果我是你,早就不会存在于这场风波里了。
  第二天,我就去找了丁雨申,盯着他的眼神,道:“在贫穷面前,我没有资格谈爱情。”我知道,当一个女生,可以一直盯着一个男生的眼睛说出“分手”二字的时候,那么,那个男生基本就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
  他拉住我:“可是,我很喜欢你啊,妍嫣。”
  我冷笑两声:“看,连你也说了只是喜欢我,可是丁雨申,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什么呢,是喜欢我的懦弱无争,还是喜欢我的言听计从,如果只是这样,对不起,请你离开我的身边,否则,我生怕有一天,会送你一个耳光,再让你远离我。那样,你会更加的难堪。”
  锁菁,总有一天,我会用我十指紧扣的力量,将这一切都还给你。
   年轻时,总会恨上那么一个人,到头来,才发现那份恨,原来是一份异样的感激,只是我们都不曾察觉时光匆匆,那个你曾经要用生命去恨的人,早已是一个残留记忆中的躯壳幻影。
  那样的恨,其实早已淡去。   
(结局本来是想要留着写第二篇地,但觉得第二篇构思不太好,所以就先发表出去看看这篇文怎么样吧!写不写第二篇由读者们来决定……)   
声明:转载本文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必须取得作者清歌墨漪 和鲜磨许可
0人阅读    2017-06-08 21:20
还可以再输入{{ commentLen }}
已超出{{ commentLen }}
发表
返回顶部
关闭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