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泪》

短篇小说     阅读数:[0]     2017-06-08 21:20

 结局。
  从生疏到熟悉,从第一眼到最后一眼,曾经我的词是为谁作?我的诗又是为谁赋?
  “原来,我也不过是一个棋子!”我抬头,冷眼的望一眼这黑漆漆的屋子,千年的寒冰好像突然间解开,掌心的余温也是愈来愈热。
  “多好!”深宫中,桃花依旧,“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残阳如血,深宫依旧,可如今,笑春风地人又在哪里?
  桃花林中当年那个嘴角带着纯真笑容地女孩终究是在这遇见了属于自己的桃花劫。将面前地毒酒一饮而尽,果然,再美地爱情在权利欲望面前,都不值一提。
    “娘娘!”珠儿地一声叫唤唤醒了我当年地幻想,“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多么惊心动魄地一句誓言,曾经是怎样地在天地间见证了这海誓山盟,可如今又是怎样看它默默地破灭,直至消耗殆尽,“爱用尽,灯已枯,不知心已死。”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祁佑地誓言再一次在我耳边闪过,曾经的帝王终是老去,而我也带着那份与他至死不渝地爱慢慢闭上了双眼。
  我与祁佑在这天地间相识,也在这天地间相知,却终究奈不过命运,最终,在这天地间相离。
  血染上了一丝尘埃,蔓延了整个冷宫,我也终于不用再受这孤寂之苦。
  “娘娘,娘娘!”珠儿地一滴泪划过我的脸颊,蔓延至她的心底,直至冰凉,可我已再无知觉。
  一入宫门深似海,最是无情帝王家。
  我终究是怀着慕容佑对我的那份爱死去。
 “皇上,皇上……”珠儿地叫声蔓延了整个深宫,也让面前的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满,“叫什么叫,皇上正在里面休息,万一惊驾,你可负担得起?”珠儿望着他的脸色,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的眼中都会有个你,惟此生不变!”心中闪过一丝疼痛,随即,慕容佑一只手紧握住自己的胸口,始终不放。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的眼中都会有个你,惟此生不变!”这是他对婉瑜许下的诺言,也是此生此世的诺言,可到头来,他终究还是负了她。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终究只是一句承诺,再不能实现。
  未央宫中,他是皇上;碧湖间,他是不可一世地君主,可他也终究不过是这尘世当中的一个寻常男子,命运使然,他与她相遇,却不能相守,帝王地悲哀,莫过于此。
后记:忆当时
   我要做这天下间最至高无上地七尺男儿,我要做这世间最不可一世地君主。
  我要做这天下间最绝世地女子,我要做这桃林间最美地一朵。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桃林当中,我脚步傲然而轻盈,雪白的裙角沾染到那地间去,霜打落了一地,我的脚步亦不听使唤地随风而舞。
  桃林间,尘埃落了一地,“姑娘!”马背上地他第一次朝我伸出手来,眼神冰冷至极点,说出地话却是温柔至极点。
    我随他上马,以一个舒适的姿势倚入他温暖的怀,他的胸膛间似有一腔热血在流淌,让我的脸不能自拔的通红着,这样的红,在被桃林中的桃花渲染过后,带着一股无法自已的醉,不禁让人情不自禁。
    “瑾瑜!”祁佑略带沙哑地声音从我耳边闪过,“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我轻唤,仿佛这是一句誓言。
 “娘娘!”珠儿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看着这个我从府中唯一带来的丫鬟,当年地笑颜已不复存在。
 “说吧!”看她似是欲言又止一般,我终是开口,心已死,又有何惧?
  珠儿望着我,嗫诺一下,低头,轻微地道:“他们在……玉夫人地药里发现了藏红花。”她的声音极轻,可我却还是听了个大概来,轻呵一声,“玉夫人吗?”微顿一下:“当年太后怀疑我用麝香害死了她的孩子,而如今她自也是要将这样的罪名强加到我身上来,”良久,我轻笑出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闭眼。
  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物是人非,繁花凋零,梦里谁又爱了几回谁?
  黄尘枯藤,岁月如梭,流连忘返,谁又负了谁?
  爱恨皆悲,到头来,空有一场欢悲。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样被宫人架出这紫宸宫去地,多年来的冷宫生活,也早已经是让我对这宫中所有事情都看得云淡风轻,只是一段时间,我心中却还是存了一个期盼地,而这份期盼终也是随着岁月而逝。
  珠儿走了,走前,许是不忍,她还是违了我的意,将我在冷宫中绣了将近十年的比翼鸟交到了慕容佑的手上。
  帕子的反边,是我用鲜血为自己这一生所做的一个了结:我这一生,悲苦地可以,却也快乐地可以!悲苦,是在冷宫中度过的那些荒年,快乐,是与祁佑在一起的那一段时光。
  也许是愧疚,也许是歉意,在慕容佑拿过我帕子的第二日,便是躲在我曾经所待的那所黑漆漆地屋子中哭泣了许久,他是帝王之身,从不允许自己软弱,只是这一次,是他唯一一次允许自己放肆,从今以后,宫中一切,便再与他无关了!
  最后,在他的命令下,我的墓碑上除了刻有:——沐瑾瑜之墓外,还刻有——巾帕上那一段我用手指间地鲜血所写下来的‘血字!’
声明:转载本文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必须取得作者清歌墨漪 和鲜磨许可
0人阅读    2017-06-08 21:20
还可以再输入{{ commentLen }}
已超出{{ commentLen }}
发表
返回顶部
关闭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