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裙微舞》

短篇小说     阅读数:[0]     2017-06-08 21:20

《红裙微舞》
清歌墨漪
前言
缘分如此匆匆,一眨眼,竟就已经消失。
我与爵哥哥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又或许,更是天定吧!
一
  我喜着红裙,因为红色与我来说象征了生命,阳光下,它就像那灼灼的火花一般,燃烧了我整个人生,那个时候,我总觉得一个人不能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消逝掉!
  更为重要的是我只有在穿红裙的时候才是最美,是那种妖冶中带了几分魅惑般的美,如那灼灼的玫瑰花一般!
  在我还是处在那懵懂的年纪时,曾有人与我说蔷薇花带刺,就如那爱情一般,也正是因为这样一句话,一度时间我很是讨厌红色,为此,我甚至是放弃了那最喜爱的红裙,但后来我也终是明白爱情里总归是有甜有苦的,若是这两样里面失去了任何一样,都算不得完整,这是法则,容不得任何人来改变……
  外面,突然的从天而降的雨点打落在了那园子中的花朵上,粉色的花蕊里沾上了几滴露水,有一种别致清新的美……
  “爵哥哥,院子里的花开了!”我说。
  “开了!”顾爵轻言,“流珠妹妹,该是我请你跳舞的季节了!”
  我低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几下,“可是,爵哥哥,我还没有学会!”
  顾爵抬头仰望那天空,“没学会,”停顿几秒,爵哥哥终是再一次开口,“那就再等两年吧!”爵哥哥的话像是承诺一样,让我一瞬间就放在了心上,可是当那两年之期到达时,我却是没有等来他,那一段时间我很是悲伤,除了悲伤,更是在和爵哥哥怄气,终归是他食言在先,可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爵哥哥他生病了,而且生得是一场大病……
  “妈妈,为什么爵哥哥去国外读书,不带珠儿一起去!”我愁思几日,最终能求的却也只是妈妈,此时,我正用那一双手使劲的拉着她的胳膊拼命摇晃,也不管她是不是受得了……
  可我的纠缠不停终是没有让妈妈神色间有任何转变与动容,下一瞬,我只见她蹲下,然后,伸手,一脸爱抚的摸着我头间的柔软发丝,转动一下眼珠,她说道:“乖,好珠儿,你爵哥哥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妈妈再帮你找别的玩伴好不好?”说完,她将头向左撇了一撇,爱抚的眼中似是带着了一抹悲伤,一抹让我看不懂也说不清与道不明地悲伤!几乎就快要映出泪花来!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她。
  “好吧!”眼中失落之色一闪而过!
  我点头,不过是因为不想要让妈妈再悲伤下去,同时,也因为太过了解妈妈执拗而倔犟地脾气。
  可我没想到,妈妈的速度竟然这样快,第二天他就又给我找来了新的玩伴!我一双眼睛在他身上不停转动,而面前人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他长得很白,皮肤似是女孩子一般,衬的也似是那雪花一样,那个时候,我对美还没有什么概念!
  “你叫什么名字?”我望着他白皙的小脸庞,鬼使神差的问道。
  “刘矜……青青子衿的矜。”他怕我没听懂似的,嗫诺几下,才是又急急道出那后一句来,可我却还是有些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这笑似嘲笑似讥讽,一瞬手指掩上嘴唇,“你的名字真的很像是女孩子的名字!”可那个时候,刘矜并不知道我不过是将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刘’字与我姓氏里的这个‘流’字给搞混了而已,流矜,刘矜,这样一比较,终归也还是不能怪我的!
  下一瞬,刘矜低头,面上似火烧的一般,许久,他才是再一次有些嗫诺了的道:“是我……妈妈帮我取的!”话落,我点点头,又看他面上已然是红的不成样子,知道他再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聊下去,于是,我抬头,装作不经意的转移话题道:“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看起来很像一个艺术家!”我发自内心的说道,这是刘矜留给我的第二印象!
  “谢谢!”说完,他就转身跑开了去,只留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了那原地!低头,我一双手揪着衣服的底角,在余光不经意地撇向脖子上爵哥哥送给我的观音玉佩时,我不禁是转动一下眼珠,依稀记得爵哥哥送我玉佩时,看我面上神色扭捏,似是不愿意接过一般。思虑了一小会儿,他却是突然的故作笑容明媚的对着我说出‘玉能够养人,所以一定要让我接过戴上,不然他的一番心思可不就白费了’的这番话来!?
  我这才是褪去原先面上扭捏的神色,不得不接过他手中原本就打算送与我的观音玉佩!
  思绪回转,然后,我抬手,抚摸上我脖子上的那副碧色的观音玉佩,再是湿润着一双眼眶的口间喃喃地道:“爵哥哥你在那里,珠儿好想你!”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之所以喜欢和顾爵在一起玩耍,不过是因为他是我人生的第一个玩伴罢了!
  可我的思念,终究还是没有能够等来他,又过许久我打一个喷嚏,便也是转开身去!
二
  这一场舞会似是永无止境一般,我望着舞池中央那一群正扭动身摆的男人女人,不禁是回忆起与爵哥哥的那一场‘两年之约’,当我下定决心准备放弃那一场等待之时,爵哥哥却是突然的寄来了一封信,信中没有过多的内容,只有那寥寥的一行字而已:十年之期一到,夏季,洋华舞厅,将会赴那‘两年之约’……
  我不知我是以怎样的心情读完这一行字的,只知一滴泪落下,正落在那信纸正中,失去的希望再一次升起,我终是又开始了那漫长的等待,为此,每每夏季我总是不间断的穿那红裙,舞池中央,我只愿顾爵哥哥可以认出我来,可如今……
  许久,我低下头去,顿时,高脚杯中的红酒倒映上我眸间黯然的情绪……
    对爵哥哥的黯然。
  两年之约,十年之期,我终究还是没有能够等来他,爵哥哥的诺言终究只是那逝去的风儿一般,永远地让我等的没有尽头,终究,我还是决定放弃……
  可正当我起身准备离开之时,一位服务生却是朝着我这一边的方向走了过来,在走到我面前时,他停下脚步,并将原本他手中拿着的卡片递交到我手间来,低头,对着我,一脸淡然地说道:“小姐,这是刚刚一位先生让我转交给你的!”说完,他转过身子,用手指一下这厅中西北方向,暗示一下我后,便是转身走开。却是并没有明确的说明那个给我卡片的人究竟是谁,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他之所以将刚刚话语说得这样匆匆而含糊,完全是因为顾爵的原因。
  站在那里犹豫许久,我终是低头有些疑惑的翻开那一张红色卡片来,只是这不翻还好,一翻那四边周围都冷清的红色卡纸当中竟是在那正中间显现出一个‘爵’字来!
  错乱慌忙之间,我手指微微轻颤一下,卡片竟也是在那一瞬掉落在那水晶桌间……
  ‘爵’这个字与我来说象征了太多,爵哥哥更是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烙印,仅是这一个‘爵’字就已经足够看出他在我心中的分量,茫茫人海中我双目不停转动,许久,似是带了几分的急迫出来,只我却是不知,身后那样一个黑影,此时正是一步一步朝我这边走过来……
  再过许久,似是恋人又似是兄妹之间的心电感应一般,我转身,瞬时,一抹黑影映入我的眼帘当中,面前的男子身着西装,随即,似是为了让脖颈间不显空洞,又似是为了打扮得更加得体,男人脖颈上打着了一条蓝色带条行文的领带,唇间的那一抹微笑似那如沐的春风一般,竟是让我心脏微微摆动一下,细细研究品尝之下,心,竟也是不知该作何滋味了……
  这样一抹笑容如此熟悉,一如当初,而我又怎会忘记,瞬时,四目相对,我转动一下眼珠,又蠕动几番嘴唇,终是轻声地唤道:“爵哥哥!”这一声,虽轻,却是为了将爵哥哥唤醒!瞬时,我眸间倒映上几分连我自己也看不懂的情绪出来……
  顾爵静静站在那不远处,许久都是未曾开口说话,只是,那一双眼睛却是不停围绕在我身上,唇边笑容不断加深,这样深笑的爵哥哥,我第一次见到。一颗心不禁慌乱,第一次,我在一个男子面前红了脸,似是猴子一般……
  看见我一张脸被涨的通红,爵哥哥不禁是抬手掩唇地‘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就如我当初那个样子的笑我所认为的流衿实是刘衿一般。
  然后,我只见顾爵上前,对着我伸出了右手来,再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出来,“流珠妹妹,记得我欠你一场舞,不知今天可否有幸还掉?”看着他眼中映出的灵动,我心下不禁是一阵触动,可,为了防止爵哥哥不再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我终于还是违背心意的对着他摇了一下头,随即,我眼底倒映上一丝笑意的道:“不,我不要,我要爵哥哥永远欠着我这支舞,这样无论你逃到那里,我就都有将你找回来的理由了。”
  顾爵在听见我这样说时,耸一下肩膀,然后,有些无奈的摇了一下头。终是没有太过强求!我不知:这支舞,他终究还是欠了,并且欠了一生!
  ……
  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我与他在那雨中狂奔,许久,我转身像是变魔术戏法一般的从那袋中掏出一朵深红色的蔷薇花来,“爵哥哥送给你!”我抬头,一张小脸上充满期待!
  顾爵眼中却是犹如那明镜一般,倒映上几分苦涩几分无奈,站在那里犹豫许久,顾爵伸手,轻轻接过我手间拿着的那一朵深红色的蔷薇花,转头:“流珠妹妹,你可知深红色的蔷薇花代表了什么?”
  我摇头,眼中似迷茫一般:“不知道,”说着,我撅起那一张樱桃小嘴,转头,迷茫中似又是带了几分的天真出来,“可珠儿永远记得爵哥哥曾与珠儿说过,蔷薇花带刺,就如那爱情一般!”
  顾爵摇头,眸中黯然更深,“流珠妹妹,但愿,”这一瞬,他鼻间竟是涌上一股酸涩来,一双手突然的抚摸上我柔软的发丝上去,然后,眨动一下眼睛,才是再一次开口道:“你永远都可以笑得这般天真,永远……”顾爵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沙哑,而他话中的‘永远’二字,似是永远都说不完一般!
  一瞬鼻尖酸涩竟是更浓……
三
  这世上原本就是没有什么天长地久地,我才初见到顾爵,可下一刻,却是又要与他分离。
  分的那么直接而又突然!
  那一日是周末,阳光高照,透过窗户照进了我屋,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我拿出手机,看一下上面显示的联系人,心中欣喜,按下接听键,“喂。”
  “流珠小姐,少爷,他……想要见你一面。”入耳的,是爵哥哥家中佣人陈姨的声音,声音颤抖。
  心下虽是闪过一丝黯然,但心底却也还是带了一丝的期许,手臂挨上桌子的问道:“陈姨,你可知道他找我是为什么吗?”声音轻柔,带了丝小心翼翼。
  “不知道。”陈姨有些颤抖的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在看见顾爵一脸冰冷的对着她摇了摇头时,陈姨终也是摇头说道。
  清湖边,顾爵看着我,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转动一下,面色当中像是带了一丝的迟疑,低头,面色突然变得似是病色的苍白一般,随即他一只手拉住我的右手,便是从怀中掏出一个首饰盒来,将首饰盒中的戒指拿出,他抬头:“流珠妹妹,你,愿意嫁给我吗?”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爵哥哥的表情很是平淡。
  只平淡归是平淡,顾爵的一字一句,终还是刻在了我的心上!这一刻,我早已经是期待了许久,如今,终于如愿以偿。
  我拿那没有被他抓住的左手捂住嘴巴,一瞬,上排洁白齿牙紧紧咬住下边嘴唇,眼中泪水更是在不停打转,许久,我终是有些激动的点头道:“爵哥哥,你明知对于你我永远都是不会拒绝的,又何必,何必……”我再说不下话去。
  “订婚以后,你要叫我珠儿,再不许喊我流珠妹妹。”我望着顾爵,面上显得有些调皮又有些顽皮的要求道。
“好。”顾爵的一只手摸上我右边白皙如雪的脸颊,然后点点头。
可我却是没有看出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那丝黯然是作何?
  ……
  订婚宴上,我满怀欣喜,可就在我与爵哥哥交换戒指时,顾爵晕了过去,当时,我心中一片慌乱,隐隐约约,我像是预料到了什么,赶忙走上前去扶住他,“顾爵!”
  听见我的叫声,顾爵转头,朝着我笑了一笑,他知道,这一面,已然是永别。
  下一瞬,他左手紧紧握着了我的右手,摇头,竭尽全力的道:“珠儿,不要为我难过。”眼中映着的似不舍,又似不甘,然后,他头别了过去,我只觉右手间突然一片空白。
  那是他第一次喊我珠儿,却也是最后一次。
  后来,我才知道,他脑中早早地就长了一个肿瘤,如今复发,与我结婚,不过是为了圆我一个梦,一个我从未对他说出的梦!
  爵哥哥的这一生很短暂,让我来不及防备,就已然失去。
  送葬那天,我并没有去,我不想看见爵哥哥的尸体躺在那里,我害怕自己会没日没夜的做噩梦,可即使如此,我还是一个人躲在洗手间哭了许久,我想用我的眼泪去替他送葬……
  只但愿,他能懂得!
四
  爵哥哥被火葬的三日后,我去花店里买了一束白色蔷薇,放在了顾爵的墓碑前,纪念我与爵哥哥的那段最纯洁的爱情……
  如今,我早已经是知晓不同颜色的蔷薇所代表的不同意义,海棠虽美,但却无香,蔷薇虽然带刺,但却是人生。
  我与爵哥哥的人生……
(完。)
番外。
  昂首挺胸的站在那墓前,依稀记得,我与爵哥哥的那段朦胧时光。这幕幕场面似荧屏一般开始播放在我眼前,形成了那一幕幕的幻象。
  “爵哥哥,院子里的花开了。”院中的那个小女孩一只手指着那院中的蔷薇花朵,声音稚气甜嫩。
  “开了,”眼前的那个人转头,“流珠妹妹,该是我请你跳舞的季节了。”顾爵伸手。
  时至如今,再也回不去。
  事后,我才知道,他拼尽全力的回国,不过是为了再见我一面,为的,不过是不想要亏欠我什么。
  可他不知,有些东西可以亏欠,有些东西,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我看着墓碑上爵哥哥的照片,心中惆怅:也许,我这一辈子都真的再无法忘记爵哥哥了。
  又也许真的如世人所说,在最美好的年华所遇见的人,一生也无法忘记,我这一生,终究无悔!
  想着,我闭上眼睛,一滴泪落至我的脸颊之间,直至落入那地间。瞬时,心寒彻骨。
  爵哥哥,再见。
后记(一)
  那是我最后一次穿红色的衣裳,红裙在这风中微微飘动,仿佛形成我与爵哥哥最美丽的舞蹈。
  “爵哥哥,你忘了吗?你还欠珠儿一支舞,可也许,”说着,我睁开眼睛,抬头,仰望天空,良久,似喃喃自语地道:“这才是我们应该跳的舞,最美的舞。从今以后,珠儿再不会穿红色。”说完,我仰起的头低了下来,又望了一眼爵哥哥的墓碑。与墓碑上刻着的那些字——顾家之子顾爵之墓!这才发现,这一次,爵哥哥是真的已经走了,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而我的理由,终成为了一个空壳。
  瞬时,泪再一次的湿润了我的眼眶……
后记(二)
  转身,我看见了刘衿,他的皮肤一如我初见他那时一样白皙,可最触动我的不是别的,而是他的穿着,他的穿着与当初舞厅当中的爵哥哥一模一样,双目对视许久,终是我先离开。
  擦肩而过的,究竟是一段不可弥补的遗憾,还是另一段迟来的缘分,后来,就再也没有后来了……
  他成了最后一个看见我穿红裙的人,那一刻,时间如画中影面一般,定格……
  而我,始终都不知道,他叫刘衿,还是流衿!
(自我感觉这章转折点有些生疏,文笔也不是太好,还望见谅!)
声明:转载本文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必须取得作者清歌墨漪 和鲜磨许可
0人阅读    2017-06-08 21:20
还可以再输入{{ commentLen }}
已超出{{ commentLen }}
发表
返回顶部
关闭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