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痴如醉那是爱情》

短篇小说     阅读数:[0]     2017-07-05 19:41

 五
      紧随而来的男子的追赶脚步声,让前面女子的心‘怦怦’直跳着,茜梓知晓身后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她在两年零四个月前还一直心心念念所挂念着的那个人——林正!
  原来,时间竟然是那么地快,一眨眼,她与他之间,竟已经是回不到过去。
  这样想着,茜梓连连加快脚步,想要走到教堂外边的走廊上去,只因为她实在不愿再与林正有任何的纷争纠葛,只奈何教堂实在太大,太宽敞了,走得茜梓精疲力竭时,却还是没有绕出这一个圈子去,其实哪里是绕不出去,不过是不想绕出去罢了,这样的绕,藏在心底,再怎么样掩饰也掩饰不掉了。
  罢了,罢了,该面对地,总是要面对地,就这样停下来,与他做出一个了结罢!
  楼梯口边,茜梓停下,教堂在二楼的里层,两排十几层的座椅,由紫红色渲染而成,与公交车上的无甚区别,只不过颜色各有差异罢了!
  教堂中间的些许间隙上,铺着地,是一排长长地红色的地毯,这本是林正为邱芯儿的简单布置,邱芯儿天生喜欢喧哗热闹,故此,这场婚礼,林正并没有邀请任何的亲朋好友,更是要求邱芯儿也是如此,为得,就是那一场冷清……
  他想以这一场没有任何华丽色彩的婚礼逼迫的邱芯儿不得不做出退缩的条件来,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到最后迎来寒雪如刺骨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他!
  因果报应,果然丝毫不爽!
  ……
  一股很有劲头的疼痛在茜梓的胳膊间升起,仿若挨上了铅球,变得沉重!以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正的茜梓秉着了呼吸一会,便开始因着这疼痛拼命的挣扎起来,女子一边挣扎,还一边道:“放手!”
  “小梓,是我!”到底她还是将林正看得太重,以至于她刚刚将他当作林正的时候,却是连头也不敢抬一下。王二叔眼显暗沉的想道。
  一双眼睛不禁滞住,茜梓抬头,微愣一会:“二叔!……是你?”浑然天成般的话语,像是她的脱口而出一般。却是盖不住男子眼底的黯淡!
  眼尖的看见拐角处一丝黑影的光亮,即将又要成为她的‘第二次阻碍’,王二叔赶紧的将茜梓拖离那个楼梯口处,一步一步,王二叔走得极为迅速,身后的茜梓却是成了那任人宰割的鱼肉一般,‘呲呲’声让本就穿着高跟鞋底的茜梓内心十分不安与难受,“二叔你等一下”眼看着自己就真的快要一步一步沦为男子手下的傀儡,茜梓这一次终于做出了反抗,一把甩开男子的手,茜梓挥了挥胳膊,与此同时,她的鞋底发出一声‘吱呀!’地声音,茜梓低下头去看得时候,顿时,一双眼愣在那里,她整个人,仿佛也已经变得傻了……
  茜梓从未想到过,有史以来,第一次穿高跟鞋的她,竟然就会出现这样出糗的情况,而且还是在别人的面前,尤其是在王二叔面前,茜梓表示自己此时此刻的内心,是崩溃地……
  此时的茜梓脸红的恨不得找一个地缝给钻进去!
  与此相反的是,王二叔见此情况,内心暗喜,面上却是不慌不忙的弯下腰去,小心翼翼的脱下茜梓脚上的鞋,将它们放到一边,她知道茜梓是不喜欢穿这样的鞋地……
       顿时,鞋,被王二叔整齐的摆放在了楼梯口的左边走道上来。
      恨天高,恨天高,恨天高地远,恨青翠欲滴的百年树木从来都只是留有那么一瞬的常青,然后便转瞬即逝,如那夜空中五彩斑斓般的烟火一般,渲染着的是那短暂中的艳丽……
  此情此景下,这双‘恨天高!’多么像是在描述着茜梓那悲愤的永远都难以平复下来的心情啊!
  一双白色的‘恨天高!’足足让她的身高升高了10厘米左右,却还是只有一米六四,难怪,难怪,茜梓在心下叹一口气后,在心中感叹道:若换了她是男子的话,怕也是会舍己而选择那个身材高挑纤细的邱芯儿吧!
    刚刚那个女子,她肌肤如雪,模样更是胜似瓷娃娃一般惹人怜爱,而她呢?除了拥有过硬的茶技以外,又真正拥有过什么呢?这样一对比起来,又有哪个男子不会舍她而去呢?毕竟,无论是从家世背景,还是其它方面来看,邱芯儿都比她要拥有的太多呢!那么多的靠山,那么强大的背景……这样对比起来,茜梓倒是没有那么的怨恨邱芯儿了,只是心中却还是会有那么一丝的不服输,不服输于林正的背叛,不服输于就这样还未比赛起来就已经选择败的一败涂地了去,她到底还是那么样一个要强的女子,无论性格怎么样的变,骨子里的倔强却是永不会变!
  茜梓的思虑正巧让王二叔钻了个空子来,趁她不注意之际,王二叔一把将女子打横抱起,来了一个现代颇为流行地‘公主抱!’动作颇为技巧娴熟,却是将茜梓弄得一脸尴尬模样,脸都绿了,她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玩这样的游戏?
  用那卷成拳头的手捂着嘴的假装咳嗽两下,茜梓刚想要说话,却是被王二叔抢了先道:“第一次穿高跟鞋的人总是这样地,小梓又何必紧张成这样……在我面前,小梓永远都可以做最真实地自己……”活动活动了喉结,最后一句话,王二叔说得半真半假,虚无缥缈地眼神飘荡在空气之中,仿佛不过是在开着而已玩笑,又仿佛是早已经用情颇深,到最后就连茜梓自己也分不清楚了,捉摸不透中,隐藏着的是女子心底的不安,顿时,舌头像打了结似的卷着,欲开口询问问而又说不出话来的心情,让女子的心显得是那般的无可奈何!最后到底也只能是闭嘴了去……
六
       论起速度,王二叔的确是区里出了名的‘飞毛腿’!所以,如今抱起茜梓来自是吃力不到哪里去,当林正以‘飞速!’(当然这是林正自以为地)赶往茜梓原来所站的位置时,王二叔早已经是抱着茜梓赶往一辆黑色的车上,缓过神后的茜梓哈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早已‘身首异处!’可…等等…这辆长长的很拉风的黑色奔驰,是怎么回事?
  虽说这么多年来,王二叔倚靠给人治病,也是储存了不少的积蓄在兜里面,可这辆奔驰,茜梓没记错的话,少说也有上百万,而她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结婚前,林正曾带她去相关卖车的地方及网上参考过,那时的他,想要给她买一辆车……
  陷入沉思中的女子,眼,开始慢慢地湿润下去,待回过神来时,茜梓的手中早已经是多了一包柔软的面纸,轻轻一捏,面纸袋的封口处便如女子刚刚所流的泪珠一般,说流便流,‘一捏便碎!’面纸袋上刻着的是女子最喜欢的樱花图案,里层隐隐透着一股栀子花的香味,沁入鼻间,茜梓从未想到过,二叔竟已如此了解她……
  抹了抹泪,茜梓回归到正题道:“没记错的话,二叔的这辆奔驰想必定是花了不少的钱买来的吧!”
  面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来,沙哑地声音却是已经出卖了她,可没办法,因着心中的疑惑,所以她要问,而这种问,既是不能明说,到底也只能够换了种拐弯抹角的方式来。意识上,茜梓并不想要这样,可理智告诉她,必须如此!不过茜梓的刻意,在王二叔这里,永远都会被默许!
  手握着方向盘的犹豫一阵,王二叔眼看着前方,仿佛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道:“是玉兰!”
  玉兰?!茜梓心中一万分个疑惑,印象中,从未听王二叔说过这一号人物,而对于这一件事情,王二叔自是已经说出来了,便也没有准备再刻意隐瞒下去了,尤其是面对茜梓,毕竟他马上就要……
  “玉兰,是谁?”茜梓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疑惑,心中‘咯噔!’了一声地问道。
  如果在以前,这一定是王二叔最不愿意听到的问句,可是今天,他不想要再逃避了,该来地总是要来!
  握着方向盘的手稍稍紧了一紧,在看见前方不远处的红灯时,王二叔踩着刹车的让车子停下来,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才以缓慢而又低沉地声音道:“这件事情,我本打算永远将它烂在肚子里面,永远也不要说出来,可是今天…茜梓…是因为你,我才愿意……”说着,二叔转头,看着茜梓,咽了咽口水,眼中的柔情百转,几乎就已经快要让茜梓不敢喘上一口气来,冥冥中,她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一些什么,但她知道,那个答案,她是永远无法做出回复地,“二叔,你……”当茜梓好不容易坚定了决心,想要做出拒绝的回答来时,却被突然亮起的绿灯所阻止,终于,无奈之下,茜梓咽了咽口水,终是将快要说出口来的话不断咽下,女子思虑着还是待机缘成熟之时,再说吧!
  或许,还会有更好的办法,更好的答案,本质上,她并不想要伤害风逸然!
  林正赶到的时候,王二叔的车,正开始缓缓启动,随即而起的是林正的心也在此时开始慢慢加速,当他看见茜梓的司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他一直以来所谓的邻居王二叔的时候,心中,油然而生的生出了一丝后怕来,因为刚刚那个眼神,风逸然看向他时,停车,看向他的那个眼神,是那般的具有掠夺性,不,不可以,他捂住心口,追上前去,雨,不停地滴打在他的脸上,身上,就快要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他还是那么的好看,那般地俊俏的让人着迷,难怪刚刚那个在教堂中穿着一身圣洁的女子,在知道他的背叛以后,却还是不忍心下手打到他的脸上去,是啊,换了她,估计也不会忍心吧,只可惜……
      可即使再俊俏地俊容,也是掩盖不住脸颊底边地那一丝苍白……他到底还是病了!
  这是茜梓回眸深处,烙印在心底最深的答案,她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他地……
  “有些感情,是必须要去割舍地,茜梓,你知道地,对吗?”女子在心中自问,“开车吧!”到最后,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地茜梓转过头,闭起眼睛,再不愿意看一眼外面的那个男子。
  “好。”
  是王二叔的声音,稍有一些的放松,他刚刚是真的有些害怕,虽然这场试探是他从一开始就布好的一场局,可他不敢保证,他与林正之间,究竟是谁胜谁负,或者根本就是不分任何胜负了呢?!
七
   当黑色的轿车慢慢随风远行,终是蹙蹴了林正原本紧挨着车窗的手不得不无力垂下的结局,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儿渐渐地随风飘得越来越模糊,‘啪嗒!’地一声声响伴随着的又是谁内心的崩溃之处的伤口正在慢慢发炎着,感染着,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酸与折磨,茜梓,为什么,为什么你的手中总像是握着了一把钥匙,掌握着我内心之门的钥匙,紧紧地将我的心锁住,怎么样撬也撬不开来了,他明知自己不该这样地,可是终究还是有些忍不住,随即,他按住自己的心口,想要将那一股子憋闷之气硬生生地给憋下去……
  不,不可以……以什么样的借口,也不能再以这样的借口了!同样的错误,他决不会允许自己再犯第二次!
  也许是刚刚的起心动念惊吓住了男子,让男子的头不断的摇着,然后,急急向后退了一步去……
  他在心中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林正,你要记得你的姓氏,你要记得爷爷在生之时对你的嘱托,他在世时是那么的疼爱你,即使背叛,也依然疼爱备至,所以记得自己切不可以再选择背叛了。
  哪怕这样的代价,是要以耗尽自己的一生挚爱作为牺牲的代价,他也只能够选择在所不惜,不是吗,林正,你知道的,对吗?
  只是做出今日这样的选择,自己真的不会在日后为今日的决定而感觉到后悔吗?要知道这世上有成千上百种的药,可唯有两种药,是怎么求也求不来的,一是忘情丹,二乃后悔药!
  或许是会的吧!突然间谁的心开始越来越酸涩,到最后转化为那无止尽的疼痛,林正垂下腰去想要拿出袋中的手机拨打家中的电话,他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可是为了小梓,他需要让自己活下去,好好的,健健康康地活下去,终于,生死的边缘上,幸运的是这一次他选择了生,他想,如果小梓在的话,她也会这个样子劝自己的吧!
  他太了解她了,即使远隔天涯,心却依旧。林正的心底犹如有一股电光火石一闪而过,不经意地让他心中升起一丝这样的直觉来,如此念头久久挥之不去!
  活着的支撑终究只让他支撑到刚刚拨通家中的电话,便已无力倒下,尽管他是那样紧紧咬牙支撑着,却终究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他斗不过天,斗不过那命运的折磨,也斗不过这病魔,于是,他的身子开始慢慢柔软起来,紧接着一股天旋地转的眩晕让他的眼前一片的昏天黑地,眼看着天,仿佛是看着这黑暗以前的黎明,他竭尽全力的想要记住这一丁点黑暗之前的‘光彩之身’,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化解他心中的恐惧之感,终于,慢慢地就快要熬不住了,即将要闭眼之时,林正抬手,似想要触摸到那天边的一朵云彩!
  天边,是茜梓坐在风逸然车中的风景,那样明媚,连带着那原本显得乌云密布的天空也在此时突然间的变得明朗了起来,到最后林正完全合眼的瞬间听到的是家中‘下人’陈舒的声音,“少爷,你怎么了,你醒醒……”而陈舒所听到的,却是从林正口中不经意冒出的‘小梓’二字!苍白的脸庞中唯一点缀着的是少爷唇边那一抹淡然如风的笑容,陈舒不知,这是林正看见自己心爱之人心底所升起的一股喜悦之情!
  而他抬起的手,却不知何时早已经落下!
八
   “小梓?”只见雨中那个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约摸已经到了三十而立年纪的陈舒手中撑着了一柄他从来自以为象征高 贵与大气的黑色之伞,咬牙,狐疑的眼中不一会过后便怀着了一丝坚定的道:“少爷不管是谁将你伤成今日这样,我都会让她 付出相应的代价,因为渊源再深,这都是那个伤你之人所应该承受的,难道不是吗?”他看着躺在地上的林正,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坚定,坚定的犹如磐石,却是忘记了那躺在地上之人此时此刻早已经犹如死了一般的什么也听不到了。
  陈舒的眼中,晕染着一股血红,仿佛随时随地都会爆发的天崩地裂一般,让人见了是那般的毛骨悚然,然后,陈舒的双手开始慢慢握紧成拳头,无声的空气中所伴随着地是谁指关节处的‘吱吱咔咔’地作响声音,而男子苍老的脸颊中所浮现出的那一丝犹如磐石无转移般的坚定之容,又是为了谁呢?他原本是那样的渴望找到少爷,就在邱芯儿喝的酩酊大醉打电话来向他胡诉一通之时,他便急了,他的心中没有一丝因为芯儿与少爷的婚姻不成而感觉到喜悦, 相反,而是对他二人的担忧之容,只因十八年前,人群中,是少爷第一个看见了他,他眸子中的清澈就算是时至如今,他也依然是紧紧铭记在自己心中,时时刻刻不敢忘怀,那个时候,他问他:“是不是想要一个温暖地家?”林正的话音刚刚落下,其实是让他的心中有些后怕地,他害怕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境,梦醒之后,便再一次的回归于现实之中来了,可终究他还是耐着性子的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即使希望再渺茫,他也要试一试,于是这一试,改变的不是别的,而是他的整个人生,他的人生从此再无冰冷……
  他想:也许是他的坦率让面前的这位小少爷动了微微的恻隐之心,于是,小林正温暖的小手紧紧搭上了陈舒的小手,摇头 ,眼中所显现出来的俏皮之意,仿佛是在诉说着那‘别怕’二字,林正向他保证十日之内一定会再来这里,给他一个新的人生,即使害怕,可他还是点了点头,只因为少爷那个坚定不移的小眼神,他便已经在犹豫的边上,选择了毫不犹豫的相信……
  他信他,没有理由,只凭直觉!
  后来,事实的确证明了他的直觉是没有错地,林正果真没有食言的将他带回了家,名为司机,实则却是以家中养子之礼一般被恭敬对待,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温暖,若不是他一直不肯跨过心中那一道对亲生父母所执着的侃,怕如今,他早已经被老爷夫人收为养子。
  *
  车中,茜梓闭眼,颇为安静的坐在那里,只是奈何表面的平静却是不能隐藏住女子波澜起伏的内心,刚刚那个在雨中用手抚窗 ,随他行走的人真的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林正吗?原本的印象中,他总是那样一个沉默的不善于表达的人,可如今,他的焦急,他的爱慕又究竟是为了谁?当初明明是他寄来的离婚书啊?
  林正啊!林正,你可知道,当我怀着对你全心全意的恨去赶往你结婚的现场准备破坏之时,殿堂中的冷清却是早已经融化了我内心的冰冷,因为它使得我回想起当初你我二人的结婚场景,也是如斯,你到底不是一个冷血动物,那么当初你寄来离婚协议书的背后,是否又掩藏了什么不肯言说的秘密?这个念头自从在茜梓心中升起,便久久挥之不去,这样的念头让她决定将事情查个明白了去……
  可,无论查出的结局是好是坏,怕都是会令她所不安的吧!
  坏了不说,可如若是真的有无法诉说的难言之隐,她又应该怎么作出选择,而她今日作出的破坏之礼,又该怎么样圆场,既然已经作出,她就已经没有为自己留任何退路,到时即便林正愿意原谅自己,她也未必会自己原谅自己了吧。
  心,突然有那么一丝的不坚定,如若真的是她心中所盼,那个人,他又到底是应该去爱,亦或恨了?
  “既然没有任何的退路,为什么不给自己选择一条最好的路……”不等茜梓的心作出回应,风逸然的车就已然是在一座颇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衣品店面前停下,二叔从来不是一个奢侈地人,今日这是?茜梓摸了摸头,眼眸中所显现出来的疑惑,仿佛是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意味透露在里面……
九
  风逸然本是思索着要再来一回公主抱地,可,大庭广众之下,当面将女子抱起,难免是会惹得外界的闲言碎语纷纷而起,弄不好还会引来口舌之争,这一慕,自然不是风逸然想要看到的情景,他本就欢喜茜梓,所以,又怎会愿意看到她惹人注目与议论?
  只古有三寸金莲,虽不想要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因为他而被惹得‘万众瞩目’,但到底更是害怕与心疼那三寸金莲的小脚会被外界的磕磕绊绊所缠伤成绕,终于,几番思虑几番愁之下,王二叔脱下穿在自己脚上的鞋,下车,打开后车门,明知茜梓会拒绝,却还是将它们硬生生的套上了女子的脚,这不,对于茜梓来说,仿佛是上的一层枷锁一般,永远由不得女子苦苦挣扎,直至风逸然的手突然的放了下去,茜梓这才像是得到了一丝放松,嘘一口气,只脚裸处却或是因为挣扎,又亦或是因为其它什么地而感染上了一丝犹如血一般的‘红’,35码数的金莲小脚硬生生被塞上一双足足有42码的黑色皮鞋,茜梓表示她此时此刻的内心是崩溃地,不论二叔是出于什么样的缘由,她都清楚的明白,这双鞋,不是属于她的,所以她并没有资格穿,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去选择让别人的脚被雨水所淋湿,被石子所磕绊,却让自己的脚因为这双犹如避风港般的‘及时雨’而变得完好无损,这样的事情,的的确确不是她所能够做出来地……
  一边脱下自己脚上的鞋,一边口中不断“二叔,二叔”的喊着,就在茜梓赤脚,忍着地上的雨水滴打在她的小脚上之时,一步一步就快要追赶上王二叔之时,风逸然却像是早已经洞察了所有一切的又加紧了脚步来,“好,既然二叔拥有如此舍己为人的精神,我,”女子按住胸脯,一脸郑重地说道:“小梓也应当以此为表率,二叔既然要因为我而忍湿赤脚行走,小梓也无理由不陪你行完这一遭,况且有人相陪,总好过于一个人在这风雨中挨着,不是吗?”说着,茜梓便是转身将提在自己手中的黑皮鞋重新归放到了原来的奔驰车上去,然后又准备重新的从起点走至终点,“小梓,你……”风逸然看见身后的女子这般,又看见她的后背之上已然是全部被雨水所打湿,蠕动了一下嘴唇后,又怎再忍得住心中的波澜不回过头去,哦,风雨中,是谁掺着谁的肩膀,一并风雨共济,谁也不抛弃谁?
 此时的她们像极了那经历了世事沧桑终于得以走到一起的患难夫妻,而她们,又是否真的属于彼此呢?
*
  衣品店内的窗台边上,一位一身白领打扮的女服务员静静地站在那里,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与心底里边……
  而当窗边的那位女子在看清那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他多年以来都不曾见面的‘老熟人’之时,心中不禁闪现过一丝讶异,那个人,不正是她一直以来所苦苦寻找的风逸然‘姐夫’吗?!
  原来,得来全不费工夫,“姐夫……”正当筱然满怀着欣喜地心情向外面奔去的时候,却是突然的看到了站在风逸然身旁的女子——茜梓,惊异的眼神中偷偷闪现过一抹不安中的惊慌,这个女子是谁?她与姐夫又是怎么样的关系,难道?不,不会地,姐夫不会背叛姐姐地,正在犹豫边上徘徊着的女子心中不断摇头,竭力的在心底里这样劝慰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筱然?”顿时,王二叔愣在了原地,眼中的情绪却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之意,筱然的突然出现代表了什么,他再明白不过了!
  可是他真的准备好来迎接这一切的事实真相了吗?
  褪去心中原本的坚定,王二叔的心中突然的升起了一丝不确定来,毕竟,从别人口中说出远远不如从自己口中说出,坦白从宽的道理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不过了,早知道,早知道……可这世界上,又哪里有什么早知道呢?一切不过造化弄人而已!
十
   苏筱然的突然出现,让原本回归到平静里的世界又重新的变得天翻地了起来,“轰隆隆”的一声,是谁响起的天雷,又颠覆了谁的心呢?
  这个她原本最不想要在大街上偶遇的人,为什么?为什么此时此刻,命运偏偏要安排她们在此情此景下相遇呢?
  多么尴尬的一幕场景……
  顿时,被乌云笼罩了半边天空的城渐渐的完全被颠覆,于是整个世界仿若是变得灰暗的毫无一丝光明了,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搭在另一位女子的胳膊上,王二叔动了动身,然后,有些恍然的表情也是慢慢的缓过了神来,揉了揉眼皮,王二叔思虑着身旁这个与自己并肩而站的女子,他又应该如何去向苏筱然解释呢?
  或许,其实是掩饰更多一些的吧!内心里边王二叔的确是有些想要去坦白地,毕竟坦白从宽……但是筱然会接受并且毫无理由的选择去理解与相信他吗?玉兰与自己之间,他从来没有那个自信,苏筱然会选择倾尽全力的支持他,并且无怨无悔……
  眼见着二人之间的眼神互动,处在十分不自在边缘中的茜梓试探着的晃了晃胳膊,幸而王二叔此时搀扶着她肩膀的手已然是因为面前那位年轻女子而渐渐地变松了许多,说起来还真是她的福星,因为这样,她便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全身而退的机会,以一个极为轻巧的姿势,悄悄而又安静的让自己抽臂而出,隐蔽而退了去,“既然两位认识,你们聊吧!我便先走了,免得打扰。”轻悄悄的话语钻入了王二叔的耳,那般的刺耳,此时此刻,心爱的人儿选择自动离开,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幸事,刚想要将悬起的心放下,只奈何另外一个刁钻古怪而又不容一丝拒绝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等等,你别走,回来给我将话给说清楚,”眼见着茜梓突然想要逃跑了去,苏筱然自是不肯依从,她上前去,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就是一阵询问:“说,说清楚你与逸然姐夫的关系,那我便放你离开那里,否则我会让你红遍整个A市……”她的眼神是那样坚定与凶狠,仿佛可以为了自己这一句回答上天入地都在所不惜了,苏筱然的坚定让茜梓有些后怕的不自觉后退一步……
   只处在紧张不安边缘上的茜梓并没有发现,苏筱然的眼中除了带有凶狠与坚定之情,却恐怕也还带有了一丝期待与不敢确定,而这份期待是惊是喜,是怒是恨,全凭茜梓一句话!
  “够了!”眼见着苏筱然对于茜梓的态度越来越过分,竟让自己所心爱的女子受到如此惊慌,只怕换了谁也是再无法忍受下去了吧,王二叔自也是如此,这不,就连带着刚刚心中所升起的那一丝愧疚也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姐夫!”苏筱然看风逸然竟然是帮着一个与他来说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以那样一种严厉的声音来训斥自己,本就性急的她,顿时便是红着眼的跺一下脚,完全不顾外边人偷偷瞟过来的目光,仿佛是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看见了才好呢!从前,她就算是再刁蛮,再任性,姐夫也是从来不舍得说她一句地,更不要说是当众了,今日却是因为一个外人……所以,她怎能不气,她找了他整整五年,而这第一面,竟不是她所期待的那个样子,苏筱然心中顿时更感难受起来!
  殊不知今时早已不同往日,那时,王二叔不过是因为看着苏玉兰的薄面,不与她一般斤斤计较而已!如今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依仗,能靠的,不过是自己与她那颗坚强的不肯放弃的心了吧!
  敢情,这小妮子,是误会她与二叔之间的关系呢?茜梓一双好看而又圆溜溜的眼睛转了好几转,带着几分的玩味,依她平日里的习惯,此时定是会捉弄捉弄眼前人地,嗯,不过今日她心情不是太好,所以自然也是没有那个雅兴了,要不然,哼哼!她在心里面笑笑,只她不知,当心底那份笑倒映在了自己的眼中,又倒映在了苏筱然的眼中时,自然而然地,也就演变成了不怀好意的笑,便也惹得苏筱然对她的印象更加不好了,茜梓若是知道以后,怕是会云淡风轻的感叹一句,她这还真真是比窦娥还要冤啊!
  话题回转,茜梓的心中此时早已然是被另一个疑问所替代:刚刚那位女子口中所说的……逸然,又是谁?为何听入耳中,是那样耳熟,仿若曾经听到过一般,莫非?是那个曾经轰动整个全城的中医药王大夫——风逸然?身子突然猛地一个震颤,只她有那样机遇,会与如此风云人物遇见?显而易见,茜梓的的确确是有些不敢相信地。
  不知,人生从来都是这样戏剧化地,而她的人生便更是如此!
  眸中,却是闪着半震惊半疑惑之情的仔细打量着那个站在自己眼前不远处的男子,做了那么多年的邻居,她竟然是到今日才发现这个人可能是那样与众不同,也许还与林正一样,拥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身份,真真是有些可笑至极,仿若是在嘲笑着自己的愚蠢与无知……
  顿时,整个世界中,王二叔仿若是成了那个唯一,被茜梓所欣赏的那个唯一……
  也许,没有爱,被别人欣赏也是一种好的安慰方式吧!茜梓这样想道,可不管怎样,他今日定是要将此疑弄个明白地,她不是一个会将疑问留在心中的人,也不是一个可以藏的住话的人,于是,思虑许久,茜梓上前,刚刚想要开口询问,就是被一双手推到一旁,“走开,姐夫是属于姐姐的,你不许靠近他,半步都不可以。”苏筱然张开双臂的拦着茜梓,一双清亮的眼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女子,为的,就是不允茜梓再上前靠近风逸然一步……
  茜梓此时自是没有心情与她一争高下,只突然的停下了脚步来,“好,你不让我上前,那我便不去,”苏筱然望向茜梓的眼中闪现出一丝讶异,不一会才冷哼一声,刚想要道出‘算你识相’四个字,却是再一次听见茜梓的声音先响起,“那我便站在这里问!”看着她坚定的眸,苏筱然握紧拳头,简直是气的牙痒痒,此时此刻,就连她眼中也是全然的恨意,但,却也是无可奈何了,毕竟,人家都说不再上前了,她还能怎样,难道连话也不让她说,呃,好像是有一些的不现实,苏筱然颇为清冷的翻了一下眼珠子的想道,看在茜梓眼中,却是颇为的搞笑,若不是因着心中还装有其它事情,此刻她定笑她个翻天覆地。
  秉着谁的呼吸声音,就连空气也有一秒的凝固了起来,抬头,望向王二叔,茜梓缠着两边的手指尖,一字一句地问道:“二叔,我就问你一句,自从你搬入琳县以来,对我所说之话,可全部都是真话?”天地昏暗,此时此刻,她只为这一句,要的,便是他以诚相待的答案……
  她将掌握自己一生幸福的大权全都交由他的一句话里了,明不明白,全凭王二叔自己的心做主了,但愿,他不会让自己失望,茜梓依旧如斯的秉着那一口气,隐藏着自己内心里边的那一股子紧张之意……
声明:转载本文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必须取得作者清歌墨漪 和鲜磨许可
0人阅读    2017-07-05 19:41
还可以再输入{{ commentLen }}
已超出{{ commentLen }}
发表
返回顶部
关闭
logo